武汉一批"无疫小区"因无症状感染者等原因被"摘牌"


那么,武汉的这一确诊病例,是否意味着这个社区里仍然有传染源呢?给我们眼下的疫情防控提了什么醒?我们来听听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的解读。佐藤嘉大参加新闻发布会(日本电视台)

今天(2020年4月4日)通报的国内唯一一例新增本土病例来自湖北武汉,武汉市卫健委对该病例的通报中,一个细节引发关注。该患者1月23日起一直居家,曾多次前往小区门口取团购食品和快递,回家后未经消毒处理,取外购物品时没有戴手套,有几次没有洗手,该病例生活楼栋曾有确诊病例,不排除社区感染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前,武汉已连续10天无本土新增确诊病例。

“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(病人气道)时,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。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——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(遮挡)。当插管进入气管时,人们会咳嗽,咳得深而强烈。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。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。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。你基本上就(像)是在核反应堆旁边。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,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,就必须再做一次,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。”

北海道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曾经一度居日本首位。截至北京时间5日18时,北海道累计确诊194例,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居第七位。日本国内累计确诊3743例,东京都确诊数最多,累计确诊1034例。【环球网报道】4月5日,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——科里·德伯格葛雷夫(Cory Deburghgraeve)的自述式报道,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,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,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,他表示,“你基本上就(像)是在核反应堆旁边。”

疫情防控仍没有到可以松劲的时候。

文章最后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:“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。血氧水平下降,心率下降,血压下降。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,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,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。”

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:《华盛顿邮报》

北海道教委2月26日要求所有公立学校停课,是日本首个作出此类要求的地区教委。北海道政府也在2月28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,呼吁所有居民不要外出。

报道称,佐藤是北海道教委防疫工作的主要负责人,3日还出席了北海道防疫对策会,报告了公立学校错峰登校的实施方案。4日凌晨他在家中感到身体不适,被紧急送医后在医院去世。

据日本《朝日新闻》4日报道,北海道教育委员会负责人佐藤嘉大当天在札幌市内的一家医院去世,终年62岁,死因是呼吸系统衰竭。